艺术中的剧场和音乐剧院中的艺术,香江儿艺剧

2019-11-14 16:42栏目:乐器
TAG:

中国儿童艺术剧场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21

位于王府井附近东华门大街的中国儿童艺术剧场是直属文化部的国家剧院,它有800个左右的座位,是专业的话剧演出剧场。自1956年成立以来,中国儿童艺术在全国儿童戏剧界一直发挥着代表性、导向性和示范性的作用。它面向全国3亿8千万青少年巡回演出的足迹北至乌苏里江、内蒙古大草原;南至深圳、香港;东至上海,西南至嘉陵江两岸……大江南北无不铭记着中国儿艺当年演出的盛况。1995年在新加坡,中国儿艺的《马兰花》给观众留下了十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更难得的是这首经典剧目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指导。该剧赢得了新中国三代人的喜爱,不仅是中国儿童艺术剧场的代表作,同时也是新中国儿童戏剧事业的里程碑。

当一件挂在墙上或者摆在地上的作品已经无法吸引你的目光,也许类似于剧场的多方位互动可以在将近麻木的内心中激起波澜。

44秒!5场演出近5000张门票一扫而空,这就是意大利安东尼亚诺小合唱团的魅力。继2016、2017年连续两年来沪与孩子们共度新年后,这群天籁之声在辞旧迎新之际三度登临,并为上海儿童艺术剧场2018全新演出季揭幕。

实用领域的跨界无疑是一种资源整合和资源优化的途径。互联网+实现的商业成功不必列举,相信你我心中已经刷过几页名单。艺术的跨界并非以商业收益的形式显示其能量,不同艺术类型间的互动从不同感官传达给观众,多种形式的有机结合以一种多元的能量弥漫至展场。

新年的节目中,除大热的经典剧目BBC纪录片音乐会《冰冻星球》、卡通人偶音乐剧《爱探险的朵拉》、经典绘本音乐剧《老虎来喝下午茶》等之外,更有《宝贝,来看戏!》《宝贝爱中华》、古典神话儿童剧《中华创世神话系列大禹治水》等原创剧目的涌现。我们一直在探索,希望能用孩子们乐于接受的打开方式,带他们认识中国传统民族文化。上海儿童艺术剧场总经理梁晓霞说。

艺术类型间的跨界以不同维度的作品形式给观众以启发,在互相作用的情境下生发出有机的结果。意大利电影先驱者乔托?卡努杜于1911年发表论著《第七艺术宣言》,宣称电影是区别于诗歌、音乐、舞蹈、美术、建筑和戏剧的第七艺术。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视觉感受的不断追求,艺术形式间的不断跨界配合成为互相彰显、彼此映衬的重要手段。2014年,单簧管演奏家王弢携流行音乐歌手谭维维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行跨界演出,打破常规音乐会的演出形式,将音乐、舞蹈等多种艺术形式糅合在一起,营造跨越地域时空的感受。2015年,舞蹈艺术家侯莹受到谭平版画艺术的启发,创作舞蹈《燃》,并与谭平同台演出,以谭平创作的录像作为背景创作舞蹈,笔刷与舞蹈韵律的呼应感人至深。刚刚结束的尤伦斯艺术中心肯特里奇展览《样板札记》以影像、舞台布景、绘画、音乐等多种形式呈现。这时我们将之称作为作品而不以冠词去限定。

引进经典

南非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作品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刚刚落幕,全方位的视听感受感染了每一位观众。从绘画到装置,从布景到空间设计,肯特里奇以一种强大的能量实现了团队的创作中各种艺术形式的价值。置身场馆之中,我们能感受到肯特里奇连环画作品的绘画技巧,能感受到装置艺术的别有用心,能感受到空间搭建的巧妙设计,同样能感受到团队配合的有机互动。展览设计师Sabine Thevnissen在谈到展场的空间设计时说:我的工作是让这些作品在这个空间中舞蹈。肯特里奇经常自己出现在舞台上,他在舞台上表演,在舞台上演讲。我们一起工作14年,共同以最佳的方式实现与观众的互动。空间设计将作品推向观众或者疏离观众,这就是舞蹈与观众应有的关系。肯特里奇团队在每一个层面上的跨界互动借用剧院的方式来呈现当代艺术。控制空间、距离和每一部分的主次关系,肯特里奇以剧场的形式整合了各种艺术类型。

反哺本土剧目创作

剧场无疑是音乐、诗歌、表演、舞台、影像等等各种艺术发酵的圣地。国家大剧院艺术品部部长刘欲晓在谈及艺术跨界时说:博物馆、美术馆的跨界相对比较少,但在国家大剧院就是非常常态化的形式了。我们很多歌剧都是邀请前沿的导演、有名的视觉艺术家负责舞美设计。而这些原创的作品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说,就是一种跨界的形式。

翻开大鲸鱼2018演出季的节目册,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34台剧目,网罗了各种儿童艺术表现形式。最受瞩目的无疑是三度登上大鲸鱼舞台的意大利安东尼亚诺小合唱团。今年安团除了保留几首特别受观众喜爱的歌曲之外,还将带来更多全新曲目,当然更不会缺少观众期待的中文歌曲大彩蛋。

8月29日,马兴文心境世界巡回艺术展在国家大剧院拉开帷幕,多元的创作形式将我们的目光再次吸引到跨界的话题上来。展览展出以马为主题的雕塑作品,向徐悲鸿奔马致敬;《立体汉字》系列作品则以现代主义形式感探索汉语言与艺术的结合;《水滴》则以观念艺术的形式回应中国文化上善若水的精神境界;《手指纹仁马长卷》则以公共艺术的形式召集来自贵州的小朋友集体创作,成为活动现场的焦点。在谈到跨界艺术的感受时,马兴文说:我在英国长大,英国的教育就是从小教育你怎么玩。我感觉做艺术不用考虑太多,当你整个状态都有目的性的时候,你缺乏的是魂,你可以做到形,但是却没有魂。我要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媒介、不同的材质去回应不同层面上的艺术。

去年,大鲸鱼首度尝试推出的由西班牙导演辛西娅米兰达创作和执导的儿童剧《我要飞,去月球》中文版。这几年,在引进国外经典演出的同时,儿艺也一直致力于节目的本土化探索与尝试。在梁晓霞看来,引进国外优秀节目只是第一步,我们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在和国外优秀团队的交流中,学到他们好的方法和理念,反哺于自身的创作。

当情感的互动不断用以解释传统艺术作品的时候,对形式的拓展无疑就成为新艺术探索的方向。剧场概念的介入正是一个囊括当代艺术各个方面的途径。将展览展厅布置成剧场,或在剧场中展示当代艺术都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浪潮。那么剧场和展厅的边界在哪?给我们带来又一个新的话题。

今年,儿艺将尝试制作英国Bamboozle剧团专为特殊儿童打造的沉浸式戏剧《可爱的农庄》中文版。据悉,经过本土化创作后,这部每场只针对6个特殊儿童观众的戏剧,可以进入社区街道、辅读学校进行长期的演出,让更多孩子受益。原创涌现

更多地方

剧种将登台

大鲸鱼对于原创剧目的投入,不仅仅在于外国经典剧目的落地,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宝库,亦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灵感源泉。

早在2016年,大鲸鱼就推出了原创系列《宝贝,来看戏!》,两年来,京剧、川剧、昆剧、沪剧、越剧、秦腔、黄梅戏、花鼓戏等轮番上演。新的一年里,淮剧、评弹、豫剧和河北梆子戏等更多地方剧种将继续登台。不仅如此,明年还将推出《宝贝爱中华》民族文化歌舞系列展演,让孩子们在艺术的体验中领略少数民族的风采。

今年大鲸鱼的舞台上还将上演一部由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原创的古典神话儿童剧《中华创世神话系列大禹治水》。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乐器,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中的剧场和音乐剧院中的艺术,香江儿艺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