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Hong Kong苏富比二零一四秋拍以1748万比索成交,

2019-10-19 02:09栏目:收藏
TAG:

图片 1

五十年代的巴黎是来自中国的赵无极之「他乡」,亦是来自巴西、长年离家的玛汀之「他乡」。或许正巧是异乡人相遇的一见如故之感,赵无极在玛汀于五十年代末来访工作室时,售予其1955年所作之《他乡》。他们或许都难以忘却那一片浑沌未明、记忆犹新却又时而印象模糊的家乡,令人着思暮想的土地,和在故园曾有过的家人。赵无极表现心中的家乡,无须可辨认的景物,更无须代表性的山川,他要以一片令人为之惊迷的,举目无垠的大地,表现这一代人流离迁徙的感受。正如同《异乡人》之作者卡缪于1940年离开了家乡北非,穿越地中海,而踏上欧洲大陆,前往一片陌生的土地:法国。而后,他将被世人认为是属于这片土地的人与文化符号。赵无极亦然如此,他既是法国人,亦是中国人,而他的《他乡》模糊了故乡的边界,作为一个永远的异乡人,他描绘的是心中属于艺术的安栖之所。

刘小东 阳光普照一九九〇年作油画画布 画框180 x 195 公分 ,70 x 76 英寸

编辑:江兵

本次拍品《他乡》之来源极为特殊,为现藏者之母亲玛丽亚玛汀于五十年代末拜访赵无极巴黎工作室时,直接向赵无极购得。玛汀为享誉盛名之艺术家,擅雕塑和写作,因丈夫卡洛斯玛汀为巴西大使而长居海外、行旅各地。1941年,在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布列东的介绍下,玛汀认识了多位与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和无形象艺术相关联的艺术家,其中包括塔皮耶、玛松、唐吉、恩斯特、杜象等人。1948年她迁居巴黎,直至1950年才返回故乡巴西定居,协助自1951年起办之历届圣保罗双年展的举行,玛汀于1973年逝世之后,《他乡》未曾离开过巴西,在画作完成的六十余年后,于本次拍卖首现于世。

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拍于2016年10月2日举槌,本专场汇聚79件艺术精品。其中,刘小东1990年作品《阳光普照》以1000万港元起拍,以1808万港元成交。据悉,此前估价为 15,000,000 20,000,000港元。

赵无极 20.12.85一九八五年作油画画布195 by 130 cm 76 3/4 by 51 in.

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拍于2016年10月2日举槌,本专场汇聚79件艺术精品。其中,赵无极作品《他乡》以1700万港元起拍,以3200万港元落槌。据悉,此前估价为25,000,000 35,000,000港元。

《阳光普照》与同姜文于一九九三年执导,曾经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如出一辙。《阳光灿烂的日子》讲述一班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年青人的青春故事,电影淡化了政治背景,以人物的成长故事为重心,但大时代的背景却隐然犹在,这与刘小东在《阳光普照》着重刻划画中人的艺术取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阳光在中国有着政治的含意,通常喻意着毛泽东,无论是文革期间,或是后八九年代,阳光无处不在,一洒满地,象征着一个躲不了的时代背景。在后八九的低气压中,刘小东与中国第六代导演一样,舍弃了对政治社会环境的直接描绘,而是聚焦人本,以画笔重现当年既压抑又充满盼望的精神状态。

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拍于2016年10月2日举槌,本专场汇聚79件艺术精品。其中,赵无极《20.12.85》以17,480,000港元成交。据悉,此前估价为12,000,000 20,000,000港元。

图片 2

1《生命的富足,与刘小东一同翻阅记录着二十年岁月的私人相簿》,《生命的富足︰中国当代艺术家刘小东影集1984-2004》,Timezone 8 Limited,2007年,页1052《刘小东的艺术道路》巫鸿编着《行动中的绘画︰刘小东笔记》,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9页3 范迪安:《刘小东和他的时代和我们的时代》,《批评的时代: 20世纪末中国美术批评文萃》, 第 2 卷,广西美术出版社,2003年1月,页236。4 邵大箴《刘小东和新写实油画》,《中国现代艺术品评丛书刘小东》,香港现代出版社,1993年5月,页13。5 同注2

赵无极的绘画在历经了五〇年代的叙事与怀古、六〇年代的狂草与力度、七〇年代重拾水墨的转折,而至八〇年代,讲求的是一片空蒙杳霭的意境。此一意境更贴近于中国文人山水画传统,在渗入了西方抽象绘画的现代性之后,以简约的造型,细致的展现一种优雅之美,成为中国文人心中的理想山水,在现代绘画最为极致的呈现。中国文人在诗中反覆咏叹的,除却了月光,即是难以触即的、未知而空阔的宇宙。于《20.12.85》中,赵无极以以温雅和畅的笔调和特殊的尺幅,在巨幅山水般的直幅形式中,似是展现了太初的勃然之气,和景物成形成象前的翻腾;抑或犹如望向宇宙参商的浩渺之中,观之以星云或光线的诞生,使其成为艺术家八〇年代中期抒怀之作的代表。

编辑:江兵

图片 3

赵无极 1920-2013他乡油画画布一九五五年作130 by 97 cm 51 by 38 in.

刘小东一九八八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这为他之后个人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毕业后的状态与此前封闭的工作室生涯截然不同,刘小东发现,现实生活开始走进他的创作中,成为判断绘画的重要标准,并且扭转了在学院时「创作凌驾于生活之上」的姿态。《阳光普照》的构图颇不寻常,六个裸露的男人体毫无规律可循地安排在画面中,前景被一个不完整的人体躯干所占据,这样顶天立地的特写效果产生了极强的「视觉逼迫感」,令观者彷如身临其境。无法看到前景左侧两个人物的表情,但从其他几人欢乐的表情和放松的肢体语言,可以看出他们之间正在发生着某种愉悦的交流,而画面恰好定格在他们沐浴在阳光中的一瞬间。美术史学者邵大箴评价道:「小东念念不忘裸体人物,带有情节性的裸体画不时出现《阳光普照》是小东画人体本领的总检阅,大概也是中国油画史上人体画得最多、最生动、最精彩的一幅构图。裸体的男性青少年,生气勃勃,形神兼备,活泼的氛围跃然于画布之上。」4 尽管《阳光普照》的画面背景和明暗关系仅作了简单处理,但人在特定氛围中的情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在某个瞬间的心理状态被刘小东刻画得淋漓尽致,这也使得他的绘画亲切而可信,这一特征既有别于「学院派」强调美感的传统,其现实主义手法也是「新潮美术」大多不具备的。

编辑:江兵

一九九一年七月,由尹吉男、范迪安等批评家们主导并策划的〈新生代艺术展〉在北京的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象征着「新生代」艺术家们的集体亮相。虽然刘小东并未参加该展,但却始终被公认为「新生代」的代表人物,不仅因「刘小东的作品集合了「新生代」艺术的种种特点,实际上,刘小东一九九〇年五月在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举办的个展早已预示了「新生代」的先声。个展展出了刘小东作于一九八八至一九〇〇年的二十幅作品,《阳光普照》正是其中一幅。这些风格和内容连贯一致的作品共同构成了「新生代」的主要面貌:回归生活,将视线从英雄式人物、观念化哲思转向朋友亲人、或是社会上小人物的日常,关注他们的现实处境和生存状态。就像范迪安的评价:「刘小东在画坛最初为人所注意的,是他在绘画中表达出的一种新的真实。他的兴趣不在于孤立的形式创新也不在于运用观念的武器,而是在坦陈真实中展示一种饱满的自我状态,这就使他的作品在九十年代初成为画坛上的一股新风从一九八八年的《吸烟者》开始,到一九八九年《父子》、《田园牧歌》、《青春故事》再到一九九〇年的《阳光普照》等系列作品,他既在作品表现了自己,也通过他和周围人物的相互关系,使新一代的艺术旨趣得到更加清晰和彻底地呈现。」5 刘小东与「新生代」的出场既意味着一九八〇年代伴随着理想主义与宏大叙事一起远离,也暗示着社会运动过后迷茫虚无、唯有自得其乐的社会精神状况,《阳光普照》作为刘小东在两个年代衔接点的重要创作,正是这种复杂情态的真实写照。

一九八四年开始的「新潮美术运动」以表达理性、哲思和观念性为己任,这一时期的叙事主线也大都集中在全国各地涌现出的前卫艺术团体和个人之上。对于刘小东这样成长在学院当中的艺术家来说,他们与当时的激进氛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进入一九九〇年代,「学院派」艺术出现了新的面向,而新的时代精神和自觉的创作转向出现在以刘小东为代表的「新生代」艺术家当中,他的《阳光普照》正是创作于这样一个关键的转折时期。这个转折期无论对于刘小东本人,抑或中国当代艺术发展,都可谓意味深长。当时的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批评家范迪安对此有着极为敏锐的判断:「刘小东是在中国美术从八〇年代到九〇年代的转换中出场的,他所以能够在九〇年代初成为画坛的新人为人们所注意,就在于他的出场一开始就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中国艺术的年代转换。」3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收藏,转载请注明出处:于Hong Kong苏富比二零一四秋拍以1748万比索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