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霄虹的变形记

2019-11-21 05:49栏目:收藏
TAG:

大凡中国人都或多或少阅读过一些古代神话故事,《西游记》也好,《聊斋》也好,《白蛇传》也罢,对于其中神奇的变化总是有些着迷。孙悟空有七十二般变化,狐狸呀蛇呀成了精也可以化为美女,非常的神奇。罗马诗人奥维德在《变形记》中也讲述了一个关于变形的故事。骄傲的阿拉喀涅向一个老妇人挑战,展开一场纺织比赛,却并未及早得知这个对手就是乔装打扮的女神雅典娜。输了的阿拉喀涅上吊未遂,就变成了一个蜘蛛,她还在纺织,变成了蜘蛛,像往日一样织呀织呀。

在本书中卡夫卡描述了小职员格里高尔·萨姆沙突然变成一只使家人都厌恶的大甲虫的荒诞情节,借以揭示人与人之间--包括伦常之间--表面上亲亲热热,内心里却极为孤独和陌生的实质,生动而深刻地再现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他清醒地分析了人类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以利益为基础的关系。格里高尔一夜之间变成了甲虫。这个原本含辛茹苦撑起一个家庭的男人突然变成了一家人的累赘,不仅父母对他极度厌恶,甚至平时岁疼爱的妹妹也逐渐对他产生了不满,进而抛弃了他。最后,这一家人竟因为格里高尔的死获得了解脱,重新开始了“正常”的生活。卡夫卡想用这个故事努力证明: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是完全建立在利用与被利用的基础之上的;一旦这个基础失去,或者二者之间对应关系发生变化,本来看似稳固的人际关系就会迅速瓦解。着也许令为数众多的理想主义者难以接受,但确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图片 1

作为一名70后女性艺术家,陆霄虹迷恋于神奇的变形,并以此探索绘画表现的可能性。她相信一切具象的视觉艺术都涉及变形,因为图像把实际的材料转化为再现。就如伦纳德巴尔金所说的那样,变形的艺术就是图像的艺术。然而变形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就像孙悟空或者狐狸精的变化,就像一个人可以变成一只蜘蛛,但是无论变成了什么样子,孙悟空的内在还是那只猴子,狐狸精也还是狐狸精。在这个意义上,陆霄虹不断尝试使用不同的材料以求得表达形式的变化,布面油画、纸本水彩,或者宣纸作品都被用来表达她的想法,而在对艺术的理解和认识上,始终没有脱离自己的观点。

图片来自网络

她不是观念先行的艺术家,陆霄虹更加乐于展示她的作品,或曰变形能力。这些作品中,她使用纸本的支撑材料和水性的颜料。纸与水都为中国人所喜爱,它们总让人感到某种亲切和自由。或许一方面来自长久的水墨艺术的积淀,另一方面则源于老庄思想的影响,以至于中国人总是能轻易接受水墨的写意。

(1)

陆霄虹的宣纸作品看上去是安静的,十分具象的,有些部分接近于工笔。画成工笔并不是她的目的,她甚至刻意规避传递出工笔作品的类似感。她在具体塑造形象时,倒是足够应物象形,可是这些主体形象放置的方式又并非常规。有些形象被有意破坏,有些被忽视,有些被割裂,似乎刻意造就视觉的突兀感,形成阅读的障碍。在使用色彩的方式上,这些作品更谈不上随类赋彩了。陆霄虹偏爱散步式的赋色,三三两两,看似语焉不详、逻辑混乱,更称不上唯美,但是多看两眼又足以吸引观众,令读者渐渐习惯视觉审美上的空缺。

还有十天就是国庆假期了。

她以写意的笔法塑造对象,色彩常常独立于画面,片段地、支离地、迂回地表达出作者的某种情绪,有时候或许令人感到困惑。她并不囿于题材的选择,人物、肖像、动物、风景、卡通形象,如此种种,都是她所描绘的主题。有时候,她以一种隐约的谐味来处理画面内容,有时候则表达了晦涩,总之诗意、优雅、甜美都不是她所要的。然而这不过是变形的障眼法,本质上都是作者顽劣内心的展示,或者是以曲折隐约的方式,或者是以直白彰显的方式,表达的都是她的艺术观:不过就是切断了的日常视觉,在她的画面中重构而已。

周瑜站在浴室那面大镜子前,侧着头,用手随意地撩了撩头发。

嗯,还好,长了蛮多了,马上就能盖住耳朵了,国庆假期可以跟他回家了。

林曙光说了,等她头发长到能盖住耳朵时就带她回家见自己父母,因为他母亲不喜欢姑娘头发太短。

想到林曙光,周瑜情不自禁傻笑起来。

因为爱他,所以愿意为他做出改变。

认识林曙光之前,周瑜一直是短发的。

一来她工作非常忙,没那么多时间花在这头发上面,短发容易打理。

二是短发适合她,雪白的鹅蛋脸,五官清秀,身形纤瘦,常年是白衬衫黑西裤,精致、干炼。她是凯悦西餐厅的经理,这个五星级酒店顶楼的旋转西餐厅生意非常好,常年满座,所以周瑜很忙。

也正因为工作忙的原因,导致二十六岁了还是单身,直到八个月前遇到林曙光。

林曙光是个理想的结婚对象,在这个城市打拼多年,有车有房,事业有成,三十三岁,在一家外贸公做业务经理,自己另外还开了间小小的印刷厂,最重要的是对周瑜宠爱之极,还烧得一手好菜,光是这点已经让吃货周瑜给他加分了。

所以当那天他抚摸着她的短发深情地说出“待你长发齐肩,让我娶你可好”时,周瑜感动泪流,这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美丽动听的情话,那一刻决定这辈子就嫁他,所以开始了留头发。

大半年过去了,家人还有朋友们都知道周瑜要留长发准备结婚了,都为她高兴,常打趣笑她恨嫁心切。

是,周瑜不否认,虽然她也算是职场的白骨精,但她觉得一个女人最终的归宿是家,有个幸福的家庭才是女人最大的成功。而刚好自己运气不错,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这是注定的缘分,也是上天对自己的厚爱。

(2)

周瑜的朋友送了一张影楼的VIP卡给她,她打算跟林曙光一起去了解一下,因为那家影楼拍婚纱照要提前一年预订。

发信息给他不回,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

晚上再打,还是关机,出什么事了吗?

周瑜开始有些担心,他的手机整晚在关机中。

第二天一到上班时间,周瑜打电话到他公司,有同事接电话,说林曙光请了几天事假。

再打到他的印刷厂,听到同样的答复。

毫无征兆,忽然之间,周瑜就跟这个前几天晚上还在接自己下班的男人联系不上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周瑜想尽办法,甚至上网翻查近几天的交通事故新闻,也去他公司还有工厂找过,但无果,这个男人就像从来没有出来现过一样,消失得这么彻底。

周瑜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无助。

电光石火之间,她想起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他曾经派过一张名片给自己,名片上面好象有他的家庭联系电话。

翻箱倒柜找到了那张名片,打电话过去。

接电话的是他的母亲,说林曙光出去了,有事的话打他手机找他,或者也可以跟他老婆讲,他老婆在家。

挂掉电话,周瑜脑中一片空白,“老婆”两字犹如五雷轰顶。

不,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林曙光是单身的!怎么可能有老婆?!

上个月他还带着自己一起去参加了他同事的生日聚餐,大家都知道她是他的女朋友。

半个月前还跟她说国庆带她回家去见父母。

一个星期前他还跟她商量将来结婚在哪个酒店摆酒好,去哪里渡蜜月好;还说婚后她就不要再上班了,好好休息一下,将来至少也要生两个孩子。

……

周瑜拿起名片,再次拔通了那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女人很安静地听着周瑜讲完了整件事,然后平静地说了句:我刚生完孩子,不宜动怒,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半小时不到,林曙光打来了电话,暴跳如雷,判若两人。

没有道歉,没有交待,甚至连一个解释也没有,他开口就是愤怒的谩骂,好像做错事情的是周瑜。

他说,请不要再打电话到我家里来骚扰我的家人,大家都是成年人,出来玩,就要遵守游戏规则。

他的态度,他的这句话,压倒了周瑜心底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把眼泪收了回去,异常的平静。

(3)

一个月后周瑜交接好了工作,办理完辞职手续,把租住的房子也退掉了。

那天晚上,她跟着洪哥去了酒店。

洪哥是个小有名气的混混,周围的酒吧夜总会都归他管。

他喜欢周瑜很久,常嚷嚷着要认她契妹。

几天后,林曙光在下班的路上被一群带着口罩拿着工具的人打了,汽车玻璃被砸烂,人也伤得很严重,至少要在医院躺上大半个月。

周瑜离开了G市,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收藏,转载请注明出处:陆霄虹的变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