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次看舞剧

2019-11-03 06:10栏目:艺术资讯
TAG:

不同于哈姆雷特的犹豫,也不同于阿Q的自欺欺人,觉新的悲剧性在于,他是一个站在中间的人。他向往新的人生境界,《新青年》《每周评论》等已经走入他的生活,但却无力追求;他厌弃旧的生活秩序,但又无力摆脱——正如他自己所说:“想要的得不到,得到的又不想要”。传统的家庭格局,沉重的家庭义务,长房、长子、长孙的家庭责任,都作为一种极其现实的存在限制着高觉新的思想和行动。在这种限制中,他过分地谦恭,过分地自我贬低,随时准备向一切压迫低头,把自己的存在缩小到最大限度,把自己的自尊、自信,甚至人的正当欲望完全抹杀,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生存目的。这种畸形性格和病态气质,是巴金和曹禺作为“五四”启蒙主义者,作为现代人对于人的悲剧性的发现。

我肆无忌惮的闯红灯,旁若无人的想着某些事傻笑。不用瞻前顾后,不用去顾及人前人后的笑脸与言行。

 今天公司内部组织了活动,我们一起去看了一场话剧,名字叫《那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这是我第一次看话剧,心里还是很期待的。到了话剧院进场后心里有点小失望,说实话剧院有点简陋,还不如电影院呢。距离自己之前的想象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选择《家》这部戏来作为庆祝建党90周年的献礼大戏,北京人艺可谓慧眼独具。6月24日,《家》在首都剧场的成功首演证明了这一点。

(一)

戏剧结束后掌声经久不断,我也久久的不能从剧中的情绪中挣脱。话剧的现场的感染力比电影要大的多,虽然刚开始有点小失望,但是真心觉得很值。

复排者对原作的尊重是显而易见的。以觉新、瑞珏、梅表姐三个人物之间的关系作为剧本的主要线索一贯到底,以鸣凤和觉慧的爱情悲剧穿插其间。觉新和瑞珏在洞房内的心理角力、鸣凤和觉慧在荷塘边的情感倾诉,以及觉新和梅芬分手一刻的不舍与无奈……都在情节的进展和场景的铺排中得到了准确地呈现。瑞珏那面对尴尬而心存善良的丰富、细腻的心理活动,伪善人冯乐山从不把鸣凤、婉儿等下人当人看的阴险可怖,在慈爱与威严中行使家长权威的高老太爷的自觉与不自觉,也都在众位艺术家的创造性诠释中得到了丰富和发展。而这次复排最为成功的地方,我觉得是创作者们通过对觉新这一人物形象的准确把握,完满地传达出了原作者对于现代人所应该具有的独立意志和健全精神的深切呼唤。

一些往事,已不再留恋。只是,偶尔有些小怀念。

 演员在演的过程中很敬业,场场更换服装和造型,情绪的收放自如;一会儿摔倒,一会儿挨揍;真心不容易。演员演的很用心,我们看的也很走心,故事又很虐心,现场不知道有多少女同胞都在流眼泪。

巴金的小说《家》曾经是20世纪30年代最具有号召力的两部著作之一,另一本书是斯诺先生的《西行漫记》也即《红星照耀中国》。这两本书是当时千百万城市知识青年背叛家庭,投奔延安、投身革命的精神旗帜。而曹禺据此改编为戏剧的时代与原著产生的时代比较接近,对小说中描绘的一些现象感同身受,因而其精神指向与巴金相当地一致。

洋溢着淡淡清香的纸质信笺里,有她的青春,有我的希冀;她讲她喜欢的小说,我说我爱的歌手;青春的成长与烦恼,以及我们共同在远方的理想。

 19:30话剧准时开场,一上来就演了一个富二代如何看待爱情的态度。在跟奶奶的一次争吵以后离家出走,结果狗血的穿越到了民国时期,碰到了年轻时的奶奶。此后看着奶奶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也经历了自己的一段爱情故事。

图片 1

岁月耀眼,青春飞扬。

此剧前半段诙谐幽默,风趣搞笑,后半段跌宕起伏,感人至深。整个话剧以主人公的穿越经历为引线,以奶奶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完整的向人们阐述了民国时期男女之间的伟大而无私的爱情故事和在当时环境下年轻人顾全大局,不为爱情而放弃自己的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高尚情操。

这种呼唤,体现在高觉新这个人物的塑造上。通过这一形象,巴金和曹禺发现了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精神病象,或者说精神弱点,这是他们对中国艺术最独特的贡献,也是《家》近一个世纪以来长演不衰的原因。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华灯初上,电子广告牌兀自闪烁。

知道了这一切,便不难理解舞台上那台不仅在人艺历史上堪称之最,就是在国内戏剧舞台也极为少见的布景巨制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三进大院落,繁复、精致、恢宏的规模与构架,准确而生动地将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专制、陈腐和令人窒息般的围困感准确而清晰地传达出来。如此的“深宅大院”,就连演员走台时都需要多花点心思——“不然在台上一不小心就会迷了路。”可见这台布景之高之深之复杂之巨大。它担当着支点的舞台功能,支撑着演员的表演;它担当着再现历史的功能,真实地刻画出上世纪20年代四川地方高府大院的景致。更为重要的是,它具有象征的意义,它将那个时代的“家”、“国”概念用如此具象、如此可观可触的物质材料搭建在了舞台上,回应着人们多层次、多方位的共鸣。在台口两侧矗立的影壁与舞台当中精雕细刻的亭台楼阁黑灰色调的包围中,在多段交响配乐沉重、压抑、诡异的声音形象笼罩中,特别是,在剧中另一重要意象——台口那片高低错落、亦幻亦真的荷塘、荷叶、荷花的映衬下,人们不难感受到这个“家”中那种沉重而压抑的气氛,和生活于此的年轻人那种“出污泥而不染”的精神状态。

冬天暖暖的阳光里。

而这次复排的创作者,特别是高觉新的扮演者濮存昕对于这个人物的把握,应该说是到位的,尤其是在被迫当新郎的那个结婚场景中。他没有正面、毫无掩饰地、外露地表现觉新的失望和惊异,而是准确地把握和有节制地表现了觉新近于绝望的内心状态:愣愣地站在那里,没有询问,没有责备,目光呆滞而空虚,动作压抑而刻板。这种处理较好地完成了人物外表平静而内心激越的状态,增强了人物的厚度和感染力,使人物所要掩饰的东西,反而在这种掩饰中大白于天下,使人们清晰地看到了觉新的内心冲突,看到了独立的个人意志在他心理层面的挣扎,以及由此而带给他的最大也最持久的痛苦:在一个蔑视人的独立存在的地方,他仍不能忘记自己是一个人。这是一种心理悲剧。这种悲剧尽管缺少外在的戏剧性和动作性,但其价值,却决不在那些生死搏斗、大起大落的悲剧之下,因为精神层面的悲剧更能穿越时间和空间,走进更多观众的内心。

那时,我们都是中学生。日子简单而快乐。

除了原著经久不衰的魅力,演出当晚不少观众都是为了一睹北京人艺演员阵容四世同堂的“盛况”而来。这次复排,人艺推出了超强的演员阵容和“敬畏之心做戏、四世同堂齐家”的“家训”。蓝天野、朱旭、李世龙、米铁增、濮存昕、龚丽君、荆浩、卢芳等大腕儿、新星们真有点让人眼花缭乱。老艺术家蓝天野首次扮演反派冯乐山;而另一位“大家长”朱旭则希望用精湛的演技为自己饰演的高老太爷“平反”。至于濮存昕和龚丽君扮演的觉新和瑞珏,被观众称为当晚最具夫妻缘儿的组合。而青年演员原雨与苗驰扮演的鸣凤和觉慧的对手戏,则更多地让人看到了新生代的实力,一幕感天动地的“生死恋”被演绎得张力十足。

只是,我依稀记得,在故事快要落幕的时候,有一些该说的台词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

后来,我跑到另外一个地方求学。但在那时,此前单车碾过的岁月以及那些飘远的歌声,依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出于中国人特殊的“家国同构”观念,巴金小说和曹禺戏剧所描绘的“家”的场景,已远远超出了家庭的概念,而成为当时专制、封闭、陈腐社会的一个缩影,成为戕害人、特别是青年人心性和灵魂的地方。而那个时代青年人走向革命,都是以对家的背叛为前提的。当然,在革命的推动下,历史现代化的进程启动,今天的社会与那个时代已经有了许多的不同。多元、开放、宽容……但是,追本溯源,我们还是不能忘记那个“家”曾经有过的黑暗与苦难。这是两位大师创作这部作品的原因,我想,这也一定是北京人艺复排这部作品的原因。

写破红笺多少字,当时未敢言相思。

话剧《家》剧照

我站在台上。十六岁的青春。

每一天的早晨傍晚,三五成群拎着水壶的女生总会在我们住的地方走过。以及阳光下一群在篮球场上大汗淋漓的少年。

年少时,在这里,我参演一出话剧。

初来乍到,对于这个质朴的小城镇,一切都显得那么新奇。于是,在呼呼的电风扇声中,我开启了另一段生活。

台下一个观众也没有,我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彩排。

某一天,我在倒翻我的柜子时,看到了那一封封的信笺。信笺散发的香气依旧,只是斯人已不在。阅读着那些娟秀的字迹,看着照片上一张张阳光的笑容,眼泪突然就来了:

彼时,大把大把的阳光撒下来。时光明晃晃的闪亮。

分隔两地。我们书鸿往来。

青春飞扬的歌,华丽但生涩的舞姿,单车上的背影…

每一天,总有一群人步履匆忙在我眼前晃过。

我喜欢流连在热闹的街道上,与无数的陌生人擦肩而过;喜欢熙攘的人群谁也不认识我的样子。

云淡风轻。无花无月。

开始喜欢这座城市了。

总会在空闲的周末,乘坐一辆公交车。没有目的地,不知为什么,只是随着公交车到达某一个站台。然后下车,四处闲逛。在一个广场的喷水池呆坐着;在麦当劳喝着奶茶望着窗外;在欧式的建筑面前看它老式的钟滴答滴答地兀自转着。。。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

又有一群步履匆忙的人从我眼前晃过了,很快就消逝。彼时,眼前忽然就闪过一幅画面:在天桥的那边,有流浪歌手的歌声,艺术家的长发,还有在天桥上穿越冬天的乞讨者。

(二)

哗啦啦… 像流水,时间流转而逝。在我们的笔下,在我们的笑声中,在我们对望的眼神里,在我们平淡的故事里。

一切,都跟以往的故事大大的不同。我开始习惯并认同这种生活方式了。

“你没错,我没错,那个夏天错了。”

陈奕迅《好久不见》: 拿著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话剧似乎还没完结。

和其他蹩脚的剧本一样,结局无一例外是分离收场。

好多年过去了, 这是我唯一记得的当时在台上其中的一句台词。

那个夏天,火红的凤凰花开满一树一树的。

在故事里面,我爱上一个女孩,并和这个女孩演绎着两少无猜的童话。

李治延《岁月轻狂》:不回忆,不回眸,反正回不了头!

(三)

不久之后我跑到这个繁华热闹的城市来了。

哟,原来,我们爱的少年已经远去了。

李健《八月照相馆》:风 吹过照相馆的橱窗窗外溜走的时光当我路过这个地方仿佛就像回到昨天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先是次看舞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