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歌手超过大明星,在歌手圈不独有是歌唱家身

2019-11-03 06:10栏目:艺术资讯
TAG:

  北京人艺大戏《喜剧的忧伤》于近日热演,主演陈道明再次成为圈里圈外热议的话题。日前,一向低调的陈道明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坦言,在他的眼里只有好演员,没有大明星。也正因如此,他回归话剧舞台只讲奉献、分文不取;在排演期间不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甚至排练现场常用凳子将门口封严,以保证全心投入角色。已经是大明星的陈道明却声言自己不做大明星,要做好演员,这不能不让人为之叫好。然而这似乎只是一个特例。精心挑选自己适合的角色、闭门清修锤炼演技等曾经内化为无数艺人心中的金科玉律,在当下日渐商业化的浪潮中,在近乎疯狂地追名逐利中,其实已经愈行愈远,这不能不让人忧虑。

   演员,职业的一种,从事影视、戏剧等表演工作的人,由于广播电视的发展,除了新闻类节目,很多影视剧和电影也是电视产业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随之演员参演的影视作品及电视作品逐渐的深入百姓生活,很多演员被人们所熟知,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话题。如今又是互联网时代的迅猛发展,原本以纸媒、广播和电视为媒介的宣传单位,被铺天盖地的网络媒体单位挤兑的够呛,好在我们传统媒体有各自的看家本领,否则还真不敢设想后果。互联网的时代,让明星这个词汇“丰富了”许多,就拿演员这个职业来说吧,很多人不再注重演技的培养,为什么呢?因为很多经纪公司或是影视公司并不关注演员的演技,所谓真本事,更多关注他们的颜值还有各种技巧性的炒作,这便是我要说的“明星”这个词汇。不管我花了多少银子,不管我用了什么办法,只要是把你炒红,我们两方算是双赢,表面上你成为了明星,有千万甚至是亿万粉丝,片约不断,片酬极高,通告永远没有完结,我这个幕后使者当然也是功不可没,赚得大量的银子继续培养新生力量,循环往复,积累的银子越来越多,便成为业界的大亨,培养出来的明星个个也会变成同行业里面的佼佼者,自爆我不care豪门,因为本人就是豪门的豪言壮语,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区区一个演员竟敢如此嚣张,不得不感谢互联网时代粉丝们的疯狂追捧和操手的毫无规则的炒作宣传,硬生生的把职业变成竞技场,无论是国际电影节上的红毯之秀们,还是被小女生疯狂迷恋的小鲜肉,无论是年过四旬还是二十出头都会展示个人的明星大腕之风,恨不得世界都是他们的,也难怪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人家赚钱呀,奢华的婚礼,价为亿值的豪宅,每天的微博炫富,更有甚者随便动一动手指投资几十个亿的某项产业,这就是当今所谓的明星产业。给下一代带来的就是恨不得从三个月家长就要培养孩子的声乐和舞蹈技能,恨不得一岁就开始学乐器,十岁便开始整容,当然怪罪不了家长,他们一定是奉子成龙,奉女成凤,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也能成为一颗闪耀的星星,为了不让孩子们输在起跑线上,只能从婴儿做起。什么德智体美劳,这些统统都抵不上未来赚钱这件头等大事上。这样下一代的成长缺失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问题,大到人性小到人品,民以食为天,国家以经济发展为重,但是这些都基于拥有健康的人格品质的人类来创造小家的幸福和大家的昌盛。近期热播剧《人民的民义》,受到观众的喜爱,很多新闻把视角从小鲜肉转到了老戏骨,老戏骨们一直活跃在舞台上和镜头前,只不过报道的视角没在他们身上而已,此部大剧很巧妙的将他们汇聚于此,并且呈现的是我国近几年最受关注的反腐题材,让热点无限的放大,要说演员这个职业在他们身上能看出个一二,毕竟实力还是能看得出来,很多国外的媒体嘲笑中国观众都是低水准的精神要求,不管什么烂剧什么烂演员都能赚钱,有市场,其实并不是中国的观众有多低水平,而是我们没有选择权,这个市场就是为了钱可以不顾一切,反过来又有人问了,某某坞也是占领了国际上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不仅大量吸金而且质量可观,质量不仅是对编剧和导演的肯定,更多是对演员的肯定,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这个职业这个市场和其他行业不同,他们的曝光率和关注度是任何职业比不了的,这种影视文化直接影响人们的意识形态,对于成年人应该是具有辨别是非的能力,然而很多人还是抵挡不了某些方面的诱惑。对儿童更是影响极大,本身就没有辨实能力,加上部分家长的贪念,严重制约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树立不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当你改变不了大的生存环境的时候,可以选择管好自己,是谁夯实了这种市场,还不是我们老百姓自己,当你不关心这些极端的物质主义,这个市场也便慢慢消失。营造健康的精神世界一定是每个人参与的,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一定是要有这样清醒的认识。

图片 1

  君不见安于清净、甘于寂寞,却只见交口称赞、宣传推介满天飞。目睹当下娱乐圈之怪现状,大大小小的宣传推介会代替了一出出一幕幕的脚本研讨会,冷静、客观、锐利的文艺批评让位于众声喧哗的交口称赞。在如此形势下,闭门研究角色,竟被称之为“耍大牌”、“玩神秘”,刻意与观众拉开距离。过分依赖宣传推介的后果,就会使艺术创作形式大于内容。艺术创作成果尚未出炉,宣传推介就开始四处吆喝,结果观众都是被“赶”进戏院,而不是自己走进去的。如此这般把戏剧当作广告拍,只看市场效应不计艺术效果,演员成了模特,不再把更多精力放在锤炼演技、揣摩角色心理上,而是亮亮身段、卖卖笑、吆喝吆喝,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终难掩艺术创作的贫乏与拙劣。

第一位,连凯,他不仅仅只是演员,他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特效化妆师,曾与徐克大导演有过合作,为徐克导演的电影做特效化妆,之前,他从美国回来,是被朱延平导演相中,开始进入影视圈的。

  君不见慢工出细活儿,却只见艺术快餐满天飞。如今,为了让剧本早日转化成生产力,剧作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生产速度把艺术积淀与产品质量远远撇在身后。舞台作品的数量上去了,艺术精品却乏善可陈。回想陈道明在拍电影《一个和八个》的时候,为了晒黑皮肤,竟不惜在广西大龙山水库暴晒一个月。同时,为了拍好每出戏,他在拍戏之前都要经过长时间的自我沉淀,充分酝酿情感,戏一开拍后就能进入状态。因此,他从不插戏,不会像别的演员一样,四处赶片场,同时演两部或者更多的戏。抓住当前机会,走哪儿算哪儿,抓住今天的钱再想明天的事。而像《喜剧的忧伤》这样一出令人悲喜交集、牵肠挂肚的演出背后,正是陈道明本人对于商业光环的撕毁和人艺对“舞台快餐”流行假面的撕破。试问,如今的舞台演员们,还有多少人在顶礼膜拜“戏比天大”的艺术圣经?

图片 2

  君不见好演员难觅,却只见明星大腕满天飞。在利益至上准则的蛊惑下,明星的光环和不菲的收入使得演员对于职业道德的忽略由来已久。在中国演艺圈里,演员这个职业已然开始分化,有人做明星,有人坚守做演员。明星有他的商业价值,要的就是出镜率、曝光率、点击率,没有这些他就不叫明星了,因此作品对他来说不是第一位的;演员不同于明星,演员是艺术本身,靠他的作品来说话,靠他的角色来说话。叹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演员做着明星梦,整日里千方百计地炒作自己,为出名挣钱不择手段,缺失的就是那么一点为人为艺的风骨、气节和精神。

第二位,阿娇,虽然外表看起来柔弱,但是她之前是一名运动员而且还是一名田径运动员。可能说出来大家不相信,她与刘翔还是同一个领域呢,是个跨栏运动员,她曾经跑过100跨栏,并且获得第一名,在娱乐圈,经常看到她秀一字马、翻跟斗等什么的,也就不足为奇了。

  哲学家康德曾言:“世间最美的东西有两种,头顶上湛蓝的星空和存于内心深处的真实。”原始本真的自然环境和无所牵涉的诚挚心灵是任何斧凿之美所无法企及的。戏剧是塑造纯美的重要艺术形式之一,真挚澄明的内心是演员充分诠释戏剧内涵不可或缺的因素。而要保持此种真实,求得内心的宁静和思索以求更好地诠释演绎角色,唯有多一份对艺术的执著追求,少一份对名利的渴求,做一个本本分分的演员方为上策。

图片 3

第三位,任贤齐,任贤齐不仅是在影坛歌坛有很大的成就,而且他还是一位玩摩托车的高手,他获得过亚洲越野摩托车耐力赛的亚军,同时也获得过亚洲越野摩托车拉力赛的冠军。是一位实实在在的摩托车高手。

图片 4

第四位,张智尧,他从下就学习武术,跆拳道、八卦掌、少林、太极拳等各个领域的功夫都很有基础,也很有实力,而且他还是一个国际通,会多国语言,其中包括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等等。在香港后被成龙引荐,从此踏入演艺圈。

图片 5

第五位,徐锦江,他经常在影视剧中饰演大反派,但是他也不仅仅是一名实力派的演员,他其实还是一位出色的国画大师,而且徐锦江之前也是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他的国画艺术,师承岭南国画大师关山月,他是关门弟子。

图片 6

第六位,任达华,戏演得好,已经是一位出色的影帝级别的演员,但是除了演员之外,他还是一名摄影师,而且早已达到专业摄影师的水平,而且,任达华还有两项特殊技能:飞牌切水果和口吞刀片,据说口吞刀片是因为拍摄电影时练就的本领,真是敬业。

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好歌手超过大明星,在歌手圈不独有是歌唱家身